北汽集團總經理張夕勇:汽車產業在新格局下深化變革

發布時間:2020-12-07

      12月7日,《環球時報》刊登了對北汽集團黨委副書記、總經理張夕勇的專訪——《汽車產業在新格局下深化改革》。年初突如其來的“新冠肺炎”疫情裹挾著汽車產業正在發生的變革,加重了這個時代的未知色彩。在此背景下,我國提出要加快構建國內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。這體現出中國對歷史階段的判斷,對未來發展的把握。在外界環境的迅速變化中,汽車產業將發生哪些深刻變化,中國汽車企業又將如何抓住機會打造競爭力,成為我們在2020年末聚焦的問題。張夕勇認為,面對新格局,堅持新發展理念,推動質量變革、效率變革、動力變革,對汽車產業來說至關重要。

《環球時報》采訪原文如下:

汽車企業發展要抓住三個變革

記者
您認為中國汽車產業應如何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尋找商機?
張夕勇:
      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主要一點是先守住國內主陣地。對汽車企業來說,堅持新發展理念,推動質量變革、效率變革、動力變革至關重要。汽車是大宗消費品,汽車企業應該為供給端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,實現質量變革。
汽車市場是充分競爭的市場,企業發展戰略要走 “快戰略”的軌跡與方式。與產品、市場、競爭相關的戰略內容,不能等到5年才調整一次,應當1年左右就做一次調整。這有助于第一時間抓住消費需求,贏得市場競爭的主動權。在動力變革上,說到底是初心和源動力的問題。對企業家來說有兩大使命,一個是打破平衡,在市場中勝出;一個是創造不平衡,將資源配置得更有效。這兩者對中國車企來說,都是變革的源動力。
      未來5-10年,中國市場、亞太市場仍然會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場之一。守住中國市場,對中國車企來說至關重要。


記者
      在我國“十四五”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中,特別提到產業基礎高級化、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明顯提高的目標。您能否結合北汽的發展來談一下產業鏈提升的問題?
張夕勇:
      北汽主要圍繞三點來打造一個高質量的產業鏈。一方面是以北京海納川汽車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為主體,提高研發能力,加強自主創新;二是與國內國外其他企業進行聯合聯盟,跨界創新,這一點日本企業之間的協同值得學習;三是將產學研做好,提高科技成果轉化率,推動知識產權的積累、應用與保護,最終體現在性價比更高的產品上。
      此外,提升產業鏈水平還要圍繞消費者的需求、遵守法規的要求。通過高質量的產業鏈打造,我們可以助推整車企業的全面發展。

中高端產品對新能源車企至關重要

記者
      前不久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(2021-2035年)》(以下簡稱“規劃”),提出新能源市場發展目標。近來造車新勢力市值高漲,特斯拉、蔚來、小鵬等新創品牌市值屢創新高。您認為,目前新能源車企發展到了什么階段,應重點解決什么問題,最終將形成什么樣的格局?
張夕勇:
      通過10年的發展,應該充分肯定中國新能源汽車的發展。未來,新能源汽車的發展進入中考加分題的階段。新能源汽車成為新高地。
從行業管理角度,我們需要全國一盤棋,提高整體產能利用率,把握總體規劃,提升整體投入產出效率。我預測,未來在中國有影響力的新能源企業會有10家左右,分別由2-3家新勢力造車企業、3-4家傳統車企和2-3家豪華品牌構成,占到70%以上的市場份額。另外一個有中國特色的市場表現是新能源國民車的暢銷。這種國民車市場將被一兩家頭部企業壟斷,并長期存在。3-5年之后,中國新能源市場將迎來淘汰賽,頭部企業份額增大,劣勢企業逐步退出。
記者
      在您看來,新能源汽車未來如何提高產品競爭力?
張夕勇:
      汽車企業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。新能源汽車是智能網聯最好的載體。購買新能源的人群中年輕人居多。他們喜歡變革,新產品、新技術,而且他們也能把最新技術應用好。抓住年輕人或者說泛Z時代人群的需求,將帶給車企很大轉變。
記者
      您認為未來燃油汽車的發展趨勢是什么? 
張夕勇:
      “規劃”中指出,到2025年,新能源汽車市場銷量占當年汽車總銷量的25%。這說明,屆時大部分的在售車型還是傳統燃油車。但是,未來燃油車的最大技術突破就是節能減排,是發動機的熱效率問題。同時,我們還應提升燃油車的產能利用率,這一數字現在是65%左右。要想做得更好一些,還是要有好產品,并進行科學管理。
      數字化轉型將對燃油車的全價值鏈打通起到積極作用。消費者的用車情況可以實時傳遞到整車制造企業。這有利于將供應商、經銷商、整車企業連接起來,從而有利于了解客戶需求、提升產品能力、優化體驗。

中國車企需對標一流企業管理

記者
      2022年行業股比將全面放開,同時伴隨跨國車企紛紛加碼投資中國市場,市場競爭將會進一步加劇。國內車企應如何應對挑戰?
張夕勇:
      自身的能力至關重要。若一味依靠合資企業,不可能成為百年老店。股比放開后,對中國企業的現金流會影響很大。對此,中國車企首先要把自主品牌做好,并在未來的合作中揚長避短、優勢互補。其中,提高產能利用率是一個方式,外資企業可以不用再為新產品建設新工廠,中國已有的富余工廠可以改造利用。更重要的是在產品研發上,中外雙方能否創造新的品牌產品。另外,供應鏈和零部件的合作會加深。
記者
      您認為,中國車企應該如何應對“外循環”,要重點把握哪些方向?
張夕勇:
      從世界汽車工業130多年的歷史看,中國汽車企業全球化這條路必須要走。此外,隨著中國技術進步,增長進入新常態,海外市場的開發勢在必行。從市場來看,一帶一路沿線國家、東盟十國等市場對中國車企走出去至關重要。我們應該開發一些根據當地使用場景、法規要求、消費要求的本地化產品。從車型上,我認為重點應該放在商用車、A級車和SUV這三種上。

(環球時報汽車周刊)